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

师恩萦怀 风范永存

发布者:曹阳发布时间:2011-12-15浏览次数:98

 

——缅怀恩师林仁穆教授

 

 

刘在琳

 

林仁穆教授生于1910611日,福州人。1936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。解放前在福建省工业研究所从事技术与研究工作。1951年调入我校(原福州大学,1952年国家院系调整,改名为福建师范学院)化学系任教。

谆谆师者  我于19539月进入福建师范学院化学系学习,当时,林仁穆教授已是系主任。第二学年,大家年级修习的《分析化学》课程就是系主任林仁穆教授亲自任主讲教师,他学识渊博,治学严谨,讲授系统,语言生动,富有启发性;对分析化学实验则要求一丝不苟,实验数据必须唯真唯实。因而,我对《分析化学》课程产生了浓厚兴趣,课余时间我不时带着问题到他办公室或他家里,老师虚心求教,老师每次都循循善诱地为我释疑解惑,还不时鼓励、称赞我学习勤奋、刻苦钻研的精神。第四学年,大家要做“学年作业”(类似毕业论文)时,刚好大家化学系进口了一台极谱仪,林仁穆教授就建议我以《极谱分析法》作为学年作业课题,并引导我检索有关文献,还手把手地教我使用这台极谱仪。老师还为我选了一个研究课题“食盐含碘量的极谱测定”,利用这台极谱仪开展试验研究。于是,我常常把课余时间泡在极谱仪实验室里,开展课题试验。我为老师如此信任我,把这么贵重的仪器让我动手使用,感到责任很重,所以试验时备加细心爱护。大学毕业前,当我把完成的《极谱分析法》学年作业初稿(约5万字)送给老师审阅时,他在百忙中拔冗阅批了全文,对我花大力气,写出有一定份量,既有理论原理阐述,又结合课题实践完成的学年作业,给予很高的评价。

1957年我毕业留校任教,分配在分析化学教研组,十分荣幸地成了林仁穆教授的助教。教研组明确指定林仁穆教授作为我的导师,导师便为我制定了一套助教培养计划。第一学年,他安排我全程参加听课、辅导、批改作业、带分析化学实验等,还要求我在认真完成教学工作的同时,必须读完二本当时堪称经典的分析化学专著,写出读书笔记;还要做完《分析化学习题集》一书的所有习题。导师亲自抽空审阅我的读书笔记和习题作业,并安排时间和我研讨。“严师出高徒”,在导师严格要求悉心培养下,使我在教学实践中不断学习提高,并积累了一定的教学经验。第二学年,导师便安排我试教一、二个章节,帮助我尽快过好教学关。这样,我的教学水平和能力有了较大提高。导师还要求我在完成助教工作的同时,继续深入开展“食盐含碘量的极谱测定”课题试验,同时又让我参加他所引导的“溶液膨胀系数测定”课题研究,进一步培养提高我的科研能力。我还记得,1959年化学系又从英国进口了一台紫外分光光度计,这在当时是我系最精密的贵重仪器。导师又亲自带领我进行从开箱到仪器安装的全过程,并以他所精通的电子线路原理,帮助我弄懂说明书中的详细线路和操作规程,细心地引导我掌握仪器使用方法,并设计一些试验,让我进一步熟悉仪器的功能与操作规范,以及有关理论常识。导师的用意很明确,就是要培养我在掌握《分析化学》课程全程教学的同时,再学习掌握《仪器分析》的基础理论和专业常识,为在高年级开设《仪器分析》课程打好基础。在导师的精心培养下,我没有辜负他的期待,在较短时间内为高年级开出《仪器分析》课程。

师恩萦怀  1962年我被学校破格晋升为讲师,这完全是导师为培养弟子倾注了大量心血,他毫无保留地把常识和技能传授给学生,饮水思源,如今回忆起来,往事历历在目,导师深厚的恩情,让我永远铭记在心头。

    林仁穆教授是老常识分子。他热爱党,政治上要求进步,积极靠拢党组织,他多次和我谈起他要争取参加中国共产党的心愿,希翼我能从思想上多帮助他。化学系党组织也分配我负责跟他联系。从此,我和导师林仁穆教授在一起的机会就更多了,除了业务上的求教讨论外,也经常交流思想促膝谈心。不久,我非常高兴地作为林仁穆教授的入党先容人,实现了他成为一名共产党员的夙愿。我和导师之间结成深厚的师徒情、同志谊,在全校传为佳话。

    林仁穆教授作为我的导师和长辈,不仅对我的业务成长竭力栽培,而且在日常生活中,也无微不至地关怀我,更令我深深感动。记得,我刚毕业留校工作那段时间身体不是很好,他得知后,十分关心我的健康,嘱咐我到学校附近的乳羊场订一份羊奶,他还把自己家里的一盏酒精灯拿来,又到药店买了一瓶酒精,给我加热羊乳。还有一次,我感冒发烧病倒了,导师还从家里带来师母养的母鸡所生的鸡蛋,给我增加营养,这在暂时困难时期,真是难能可贵!导师如慈父般的关怀,令我终身难忘!

风范永存  林仁穆教授担任系主任期间,为福建师范学院化学系的建设呕心沥血,做了大量的工作,受到全系师生员工的崇敬和爱戴。1961林仁穆教授患胃癌病倒了,住在协和医院。他一边治疗,一边仍十分关心系里的工作。我每次到医院探望,他总问起我的工作和身体。196296日,林仁穆教授过早地离开了人世,我为失去一位我所崇敬的恩师而万分悲痛。在全校为林仁穆教授举行的追悼大会上,作为他的弟子和亲密助手,我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,追思和缅怀了恩师的高尚品德,精深的学术造诣,严谨的治学精神,待人宽厚真诚等高贵品质。

最后,要提及一件事情以告慰恩师的在天之灵。文革中,林仁穆教授的墓地受到损坏,亲属准备移葬于文林山公墓,苦于墓地难求,亲属希翼我能帮忙解决。我就给福州市我认识的一位领导写信,请求解决恩师墓地问题,这位领导作了批示,让市民政局给予支撑。我为具体落实此事,跑了多次文林山陵园,终于获得解决。文林山陵园工作人员以为是我的亲人,我告知,他是我的恩师时,他们都为老师而肃然起敬。我为恩师能得到安息的归宿,感到无限的欣慰。

(编辑系原福建教育学院党委书记、院长)

 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